0451-53001222
點擊舉報
中國先進產業集群現狀

  一、新一代信息技術領域典型集群

  1、深圳電子信息產業集群

  深圳是全球重要的電子信息產業基地,2018年產業規模達到2.1萬億元,聚集了華為、中興、中芯國際、華星光電、大疆等國際知名企業,共有22家企業入圍中國電子信息百強企業名單。形成了以通訊、新型顯示和集成電路為核心,人工智能、物聯網等多產業聯動發展的產業集群發展格局。5G研發和創新能力全國領先,華為、中興作為中國IMT-2020的重點參與單位,在5G領域從技術、產品到標準都已經在全球范圍內構建起領先優勢。深圳市電子信息產業集群發展的典型做法包括:

  嵌入全球電子信息產業鏈并不斷升級。80年代初期,深圳抓住全球電子信息產業轉移的機遇,依托資源和區位優勢,以“三來一補”的加工貿易方式主動承接日韓等發達地區的產業轉移,成功嵌入全球電子信息產業鏈。隨后,通過發展出口企業、創建保稅區、拓展遠洋貿易和模仿創新等方式,深圳的通信設備、計算機制造產業鏈更加完善,在全球電子產業分工體系的地位越發穩固。經過數輪產業轉型,深圳建立起與國際規則接軌的經濟運行機制,集聚大批知名企業和跨國公司,成為全球電子信息產業研發生產基地,集群影響力顯著提升。

  面向需求形成以企業為主的創新生態。深圳很多電子信息企業都是以品牌代工起家,在發展過程中,逐步根據國內外用戶的實際需求,不斷進行產品技術和外觀的創新,從而實現了從OEM到ODM再到OBM的創新嬗變。企業在集群中的創新主體地位不斷凸顯。截止2018年底,全市90%創新企業是本土企業,90%研發機構在企業,90%研發人員在企業,90%科研經費投入來源于企業。良好的創新生態,不斷推動集群健康發展。如今,華為、大疆等一批行業領軍企業瞄準未來需求,以創造新供給引領集群持續發展。

  打造國際化平臺推動集群合作交流。深圳在電子信息、5G通信、集成電路、云計算、物聯網等領域建立了25個高水平產學研聯盟,推動科學發現、技術發明和產業一體化發展。通過組織中國電子信息博覽會、高交會、IT峰會、BT峰會以及深圳光博會等,為企業提供了高端的交流展示平臺僅2018年,舉辦電子信息產業相關行業大會、論壇、研討會等120多場,專家學術講座320多次,開展政策服務12次,帶領企業參展30多場展覽或博覽會,受惠企業達1300多家,參與人員超過20多萬人次,集群企業間、企業與高校科研院所之間交流活躍。

  2、武漢芯屏端網產業集群

  2001年武漢東湖高新區被批準為國家光電子產業基地,即“中國光谷”。“中國光谷”始終服務國家戰略,經過十余年快速發展,形成了以光纖通信為主體,激光、光電顯示、消費電子、集成電路等領域競相發展的“芯屏端網”產業體系,擁有長飛光纖、烽火科技集團、長江存儲、華星、天馬、富士康等一批龍頭企業,產業規模超過5500億元。武漢芯屏端網產業集群發展的典型做法包括:

  政策聚焦,培育競爭優勢產業。“中國光谷”在推動“芯屏端網”產業發展過程中,先后制定出臺了《武漢東湖新技術開發區發展十三五規劃》《武漢東湖新技術開發區關于加快光電子信息產業發展的若干意見》《光谷光電子信息產業園總體規劃》《2035創新驅動發展戰略行動綱要》《光谷制造2025行動綱要》等一系列指導性文件,并出臺針對性政策措施。比如,“中國光谷”為發展集成電路產業,建設了專業園區,制定了專項研發扶持計劃,搭建了集IP的研發、設計、服務和交易于一體的專業平臺,設立了300億的“光谷集成電路產業發展基金”,有效推動集成電路產業的快速發展。

  大項目帶動,推動集群跨越發展。2001年建設伊始,“中國光谷”以長飛7期擴建等25個重點項目、大學科技園等8大園區建設為抓手,推進技術含量高、市場前景好的重點項目建設。之后又相繼引進了富士康、中芯國際、長江存儲等一批帶動性強的重大項目,延伸了產業鏈條,豐富了產業體系,帶動了新興產業快速發展。通過大項目的落地實施,“中國光谷”在光通信、激光、光電顯示、衛星導航等領域的競爭優勢不斷加強,集成電路、軟件信息等方面取得重要突破,光電照明、消費光電子、汽車光電子等產業逐步發展,產業集群的影響力快速提升。

  平臺支撐,提升集群創新能力。“中國光谷”集聚了42家高校、56家科研院所、6個國家重點實驗室、2個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6個國家工程技術研究中心、3個國家工程研究中心、3個國家工程實驗室和9家國家企業技術中心,擁有24名光電子信息技術相關領域兩院院士,及從研發人員到產業技術工人的全產業技術隊伍。2017年以來,先后獲批國家先進存儲產業創新中心、國家信息光電子創新中心以及國家數字化設計與制造創新中心等國家級創新中心,已初步形成優勢突出的芯屏端網產業創新體系。

  3、合肥智能語音產業集群

  合肥把握全球人工智能產業發展契機,加速推進智能語音先進制造業集群培育工作,在智能語音、類腦智能、量子智能等領域核心技術不斷取得突破,擁有NLP開放平臺、智能寫作平臺、智能家居運營平臺、類腦智能技術及應用平臺等開放公共服務平臺,集聚了科大訊飛、華米科技、科大國創、賽為智能等一批龍頭企業,擁有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合肥工業大學、中科院合肥物質科學研究院等創新資源,2018年實現產值650億元。合肥智能語音產業集群發展的典型做法包括:

  注重政府引領,合力推動聲谷建設。2012年工信部與安徽省政府簽署合作發展備忘錄,“中國聲谷”項目正式落地合肥高新區。此后,安徽省積極與工信部溝通協調,建立起部省聯席部署、省政府專題調度、辦公室常態督促的工作機制。在此基礎上,進一步明確省、市相關單位分工,合力推動“中國聲谷”發展。成立以合肥市委書記牽頭的領導小組,負責統籌推進產業集群培育工作;在高新區設立產業發展、規劃建設、招商引資、資金保障、市場推廣等工作組,負責集群的規劃和行政管理。成立合肥高新區聲谷人工智能產業促進中心,發揮鏈接企業、行業協會、科研院所的紐帶和平臺作用,制定產業集群發展路徑和開展運營實施。

  注重核心技術引領,不斷壯大集群規模。“中國聲谷”各企業聚焦智能語音領域持續深耕,注重基礎性、原創性的科研創新投入,為產業創新發展提供源頭支撐。如,聲谷領軍企業科大訊飛,研發投入連續多年占銷售收入的20%以上,2018年累計獲得國內外有效專利1000余件,營業收入從2012年的7.8億元增長到2018年的79.2億元。同時,智能語音技術也不斷向智慧教育、智慧醫療、智能安防、智能汽車等領域拓展。如,家電語音識別模塊已經預裝在TCL、康佳、長虹、海信、海爾等200個型號1000多萬個產品中。

  突出“平臺+賽道”創新,構建集群開放生態。“中國聲谷”先后建成了科大訊飛人工智能開放平臺、中科類腦開源平臺等科研基礎平臺,以及中科大先進技術研究院、中科院合肥技術創新工程院、合工大智能制造技術研究院等大型產業協同創新平臺。依托各平臺的強力支撐,科大訊飛等龍頭企業加速構建智能語音產業生態群落,陸續衍生出智能家居、機器人、智能鼠標、智能語音導航等一批企業和產品。如,科大訊飛人工智能開放平臺采取了“平臺+賽道”的方式,不斷吸引創新創業團隊,加速項目落地,壯大集群產業規模。截至目前,科大訊飛的智能語音開放平臺累計終端數已經突破19億,第三方創業團隊105萬家,孵化出聲訊、矽智等一批專注智能語音應用的企業。

  二、高端裝備領域典型集群

  1、西安航空產業集群

  西安是我國大中型飛機研制生產的重要基地,經過60多年發展,形成集飛機設計研發、整機生產制造、試驗試飛、產品支援、綜合保障及教育培訓為一體的航空產業體系和國內最為完整的航空產業鏈條,研制生產了30多種型號飛機,承擔了我國一批戰略性產品的核心機制造和整機總裝總試任務,資產規模、人才總量和科技成果均占全國1/4強,被稱為中國的“航空城”、中國的“西雅圖”。西安航空產業集群發展的典型做法包括:

  深度推進產學研協同創新,促進科技成果就地轉化。集群內優勢高校、科研院所和企業間形成了航空大科研機制,在技術研發、成果轉化、資源共享、平臺共建等方面開展長期、持續合作,在解決型號重點技術難題、共建科研平臺、聯合申報國家重點和重大科研項目等方面形成強耦合機制。開展航空技術研發與產業化試點,突破了一批制約產業發展的關鍵核心技術和系統集成技術。集群高度重視知識產權的成果轉化,通過院所自轉、軍工自轉、院企聯轉、校企聯轉、軍民共轉、民企參軍等多種途徑,以“技術攻關+工程化中心+企業生產”模式,加快推動科技成果就地產業化。

  以重點型號和龍頭企業為牽引,完善航空產業鏈條。集群按照“龍頭帶動、專業分工、集群構建”的思路,在新舟系列支線飛機和大型運輸機等整機制造項目的帶動下,不斷延伸產業鏈條,逐步聚集了飛機制造、航空專用裝備、航空維修、通航運營、航空培訓以及航空旅游博覽等一大批項目。在符合國家相關要求的前提下,推進航空產業部分技術的擴散,以股份改造、聯合分包、技術轉化等方式,加快培育供應商,建立了以飛機制造為龍頭的航空產業鏈條。

  大力推進大中小企業融通,培育一批產業發展生力軍。圍繞“小核心、大協作”航空科研生產體系建設,集群鼓勵中小民營企業為大中型企事業單位提供支撐。先后引進服務支撐機構、創投公司等服務機構42家,幫助50余家企業辦理資格認證業務。設立中小企業咨詢服務辦公室,定期組織交流座談會、論壇、培訓,搭建多層次溝通橋梁,協助中小企業通過“自主研發、配套生產、轉包合作”三種方式與央企深度合作,與國有主機廠形成有效補充,為完成國家重點任務提供配套保障。

  通過“培、引、用、留”四大機制,不斷增強人才結構和產業結構匹配度。充分利用西安航空相關專業每年2萬畢業生的優勢,以航空企業實際需求為牽引,采取“項目+人才”模式,鼓勵校企聯合實習教學、聯合人才培養。邀請行業專家、優秀企業家開展專題講座和培訓,提高企業經營管理水平。同時,不斷完善軍民融合人才政策,通過聘任、設站等方式,柔性引進高層次人才,形成了“科研+管理+實操”三級人才培養體系,為集群企業輸送各類航空人才。

  2、長沙工程機械產業集群

  長沙工程機械產業發展源于上世紀50年代,其建設機械研究院,曾是國內唯一集建設機械科研開發和行業技術于一體的應用型研究院,被譽為我國工程機械行業的“母體”。60多年來,長沙工程機械產業集群不斷壯大,聚集了三一集團、中聯重科、鐵建重工、山河智能等一批龍頭企業。2018年長沙工程機械產業總產值為1639億元,重點產品涵蓋12大類、100多個小類、400多個型號規格,混凝土機械、起重機械、挖掘機產銷全國第一。長沙工程機械產業集群發展的典型做法包括:

  注重“補短板”與“領先性”同步提升。集群企業與清華大學、浙江大學、國防科技大學、中國科學院等一流高校、科研院所,以及華為、東風等核心企業建立協同創新機制,成功突破了多路閥、油缸、泵等多項核心零部件技術。同時,集群企業高度重視智能化升級,不僅建成了三一根云、中科云谷平臺、長沙工業云、中電云網等一批專業平臺,提升智能化管理水平,還推出了中聯重科4.0智能精品、三一重工遙控挖掘機、鐵建重工智能型鉆爆法隧道、山河智能旋挖鉆機等一批智能產品,產業競爭力不斷升級。

  強調“資源平臺”與“展示平臺”并重。搭建了服務工程機械行業的專業化零配件供應鏈平臺,提供行業零配件電子目錄,覆蓋包括起重機、泵送機械、挖掘機械超過2000種設備機型,為上下游企業提供查詢、交易服務。組織各種形式的國際交流活動,如,國際工程機械展覽會成功吸引了包括卡特彼勒、約翰迪爾、徐工等50強主機企業及易格斯等500強配套件企業參展,提升了長沙工程機械集群的國內外影響力。

  加大“人才”與“資本”支持力度。長沙不斷推進人才制度改革,出臺“人才新政22條”等人才政策,人才集聚效應明顯。目前規上工程機械企業從業人員達6.8萬人,涌現出易小剛、喻樂康、羅凱、吳斌興、付玲等一大批行業領軍人物。金融機構根據集群發展需要,優化金融結構與產品體系,形成了通暢的投融資渠道。如,光大銀行、湖南建行、北京銀行長沙分行、廣發銀行等多家銀行在工程機械按揭貸款、供應鏈融資方面提供多種創新產品。此外,長沙還設立一批工程機械產業基金。如,成立了2億元的檢驗檢測認證產業發展基金,用于工程機械檢驗檢測等。

  堅持“優化環境”與“深化改革”兩手抓。營造便利化、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深入推進“放管服”改革。通過開展效能提速、實體經濟降成本、企業家權益保護、政策落地等行動,形成了部門協同、市縣聯動、市場支撐、共同推進的營商環境和良好氛圍。推動“多規合一”平臺正式上線運行,全面啟動“千人幫千企百日大行動”等工作,目前已基本實現“只上一張網、只看一張表、只進一個廳、最多跑一次”的工作流程。

  3、株洲軌道交通產業集群

  株洲被稱為“火車拉來的城市”,其軌道交通產業的發展源起于20世紀30年代,歷經80多年的發展,已成為我國最大的軌道交通裝備制造產業基地,2018年總產值達到1250億元。在電力機車、動車組、城軌車輛、軌道交通電傳動系統等多個整機和核心部件市場占有率居第一位。集聚了中車株機、中車株所、中車電機、聯誠集團、九方裝備等龍頭企業,及賽德科技、株洲雙全、株洲齒輪等“專精特新”中小企業。株洲軌道交通產業集群發展的典型做法包括:

  注重頂層設計“明方向”。湖南出臺了《省委、省政府領導同志聯系工業新興優勢產業鏈分工方案》,實行“一條產業鏈、一名省領導、一套工作機制”。株洲則以市領導任組長,發改、科技、工信、財政等相關部門及區縣成立領導小組,統籌協調軌道交通產業集群建設全局性工作。省市層面先后出臺了《關于印發加快軌道交通裝備產業發展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湖南省軌道交通裝備產業振興行動計劃》、《株洲市軌道交通裝備產業振興行動計劃》、《株洲市人民政府關于支持軌道交通裝備產業發展的若干意見》等文件,在用地保障、廠房建設、基礎設施、項目審批、科技創新等方面全力支持軌道交通裝備產業發展。

  強調消化吸收“再創新”。株洲企業高度重視技術消化吸收再創新的重要性。中車株機提出了1:3的投入理念,即每花1元錢引進技術,就要投入3元錢進行消化吸收,這種持續的研發投入模式為技術創新提供了強力支撐。同時,集群內部企業合作不斷增強,中車株機、株機所、株洲電機等企業逐步摸索形成了良好的分工合作模式,相互協作完成引進技術的再創新,先后自主研制出和諧1型系列化電力機車和城軌車輛、高鐵動車組、超級電容、磁懸浮等世界一流產品。

  搭建創新平臺“聚資源”。軌道交通產業技術復雜,創新投入大,利用平臺進行資源整合尤為重要。株洲持續加大技術平臺建設力度,已擁有3個國家級工程技術(研究)中心、5個國家級企業技術中心、3個國家級重點實驗室。中車株機牽頭,聯合中車株洲所、中車株洲電機、中車株洲投資控股四家中車在湘核心企業,株洲國投、株洲高科等株洲市國有平臺公司、清華大學等科研院校、聯誠控股、九方裝備等民營企業,以及深圳麥格米特、南京高精齒輪傳動、金蝶軟件(中國)上市公司等12家股東單位和298家聯盟單位,成立了“株洲國創軌道科技有限公司”,2019年初成為軌道交通裝備領域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國家級創新中心。

  激發人才潛能“增動力”。人才是株洲軌道交通產業集群發展的根本動力。株洲現擁有院士3名,國家“千人計劃”專家2名,6名國家“萬人計劃”專家,中車首席科學家8名,詹天佑獎獲得者5人,46名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科技專家。在職業人才方面,株洲是中南地區職業教育最發達的城市,有湖南鐵道職業技術學院、湖南省鐵路科技職業技術學院等各級各類職業技術院校18所,可實現對企業人才的“訂單式”培養。

  三、生物醫藥領域典型集群

  1、上海張江生物醫藥產業集群

  上海浦東張江藥谷誕生于1994年,經過二十余載的發展和積淀,已經實現了從全球集聚到創新引領的發展,成為全球矚目的生物技術和醫藥產業創新集群。張江藥谷已經集聚了100余家化學制藥企業,200余家生物制藥企業,30余家中藥企業以及200多家醫療器械企業。2018年張江獲得新藥證書4個,三類醫療器械注冊證20個,在研藥物品種超過400個,其中處于臨床試驗階段的項目超過120個,近30個一類新藥處于II、III期臨床階段。上海張江生物醫藥產業集群發展的典型做法包括:

  建設各類技術服務平臺激發企業創新活力。圍繞新藥研發全產業鏈的需求,不僅由政府主導建設了大量公共服務平臺,而且鼓勵企業建設各類技術服務平臺,目前總量已經超過80個,覆蓋了新藥篩選、工藝路線設計、質量研究、藥效學試驗、藥代動力學研究、安全性評價、臨床試驗和藥品上市等藥物研發的各個階段,滿足了張江大批新藥創制企業,特別是中小微創新企業的需求,顯著降低了新藥研發成本,有效加快新藥創制進程,并助推了一批中小微創新企業藥物研發模式的創新。以新藥篩選為例,擁有上海市新藥篩選中心等近50個專業技術服務平臺,可提供篩選服務、同位素檢測、冷光檢測、熒光偏振檢測、高通量和高內涵技術服務等。

  探索新型研發模式在新藥研發領域取得顯著成效。支持跨國制藥巨頭轉變研發模式,加強對本地資源的利用,通過本土協作和合作伙伴關系推動早期新藥研發。探索新藥孵化的“VIC+Q”模式。V即VC,指知名風險投資,I即IP,指完善的知識產權保護方案與規劃,C即CRO,指醫藥合同外包服務,Q即Quality,指質量監管和保障體系。VC、IP、CRO和Quality四者有機結合,針對新藥研發的難點熱點,推進高質量新藥候選藥物的發現,重點孵化質量高、市場潛力大、成功率高的項目。

  制度改革先行為醫藥產業發展開辟康莊大道。張江在2004年初,就提出建設“公共實驗室”解決生物醫藥小企業創業初期面臨的困難,設立了第一個國家級生物醫藥孵化平臺。根據當時政策,企業研發的新藥上市,必須自己建廠生產。為了越過這個瓶頸,2017年5月,張江在全國率先爭取到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制度(MAH)試點,即研發企業無需再花巨資去建生產線,而是在委托生產后依然擁有藥品所有權。這項試點標志著張江可為中國與全球客戶提供符合標準的生物制藥產品代工生產服務。最新數據顯示,目前張江已有42個藥物品種申報MAH試點,其中24個為一類創新藥。2017年底,在深化MAH試點改革的基礎上,張江又率先啟動醫療器械注冊人制度創新改革。截至2019年1月,已有5家企業的8個產品按照試點方案獲準許可。

  2、江蘇泰州生物醫藥產業集群

  泰州生物醫藥產業集群核心區為泰州醫藥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又稱為中國醫藥城,于2009年得到國務院批準正式掛牌成立,是我國首個的國家級醫藥高新區,聚焦化學藥新型制劑、疫苗、抗體、診斷試劑及高端醫療器械、中藥現代化和保化品六大方向,吸引落戶醫藥類企業1200余家。泰州生物醫藥產業集群既擁有揚子江藥業、濟川藥業等全國醫藥百強企業,又集聚了阿斯利康、勃林格殷格翰、雀巢等全球前20強外資骨干企業,及安泰生物等掌握前沿醫療技術的創新型企業,以及耀海生物、賽孚士等提供研發和生產外包服務企業。2018年醫藥產業總產值達到1094.9億元。泰州生物醫藥產業集群發展的典型做法包括:

  注重產業集聚,全力打造中國醫藥城。2010年,國家科技部、衛生部、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中醫藥管理局四部委與江蘇省共同建設泰州中國醫藥城,指導編制了一批發展規劃,支持建設了一批重大創新平臺,建立了藥品審評前期介入制度。中國醫藥城規劃建設以來,重點推進醫藥產業鏈上下游垂直整合,加速集聚高端人才、高端成果和高端企業,發展高端產業,形成了覆蓋研發、轉化、加速、產銷及配套服務的生物醫藥產業生態圈。

  圍繞集群創新,搭建完善的公共技術服務平臺。泰州生物醫藥產業集群圍繞醫藥研發鏈和產業鏈的實際需求,建立了完整的研發、中試、產業轉化和企業孵化的創新創業服務體系。按照“研發全過程、服務全覆蓋、標準國際化”的理念,搭建了大型儀器設備共享平臺、疫苗工程中心、大小分子藥物研發平臺、分子診斷技術平臺、基因測序技術平臺、安全評價中心等21個公共技術服務平臺,為集群內醫藥研發和生產企業提供產品檢測、技術咨詢、工藝研究、臨床試驗用樣品制備等全方位專業化服務。

  注重產學研合作,加速創新藥物研制。泰州生物醫藥集群經過多年發展,積極創新“離岸孵化”“大院大所”等合作模式,已經集聚了復旦大學、中國科學院大學、中科院大連化物所、國際遺傳工程和生物技術中心等70多家高校和科研院所,與美國密歇根大學癌癥研究中心、清華大學、南京大學、中國藥科大學等國內外100多家科研機構開展合作,并取得多項重大創新成果。集群內企業在研和申報的一類新藥59個,6個品種9個文號通過一致性評價,三類醫療器械注冊數80個,一批填補國際國內空白的創新成果加速涌現。

  強化政策保障,建立協同工作機制。泰州將生物醫藥產業確定為主導產業之一,建立了產業發展工作機制和聯席會議制度,形成了“九個一”工作格局,即“建立一個推進機制、撰寫一個研究報告、形成一套統計指標、繪制一份產業鏈圖譜、排出一批重點項目、打造一批聯盟和平臺、制定一部招商指南、整合一批招商團隊、研究一系列扶持政策”,在技術研發、開放合作、人才引進、金融支持等各個環節出臺多項政策,為生物醫藥集群發展提供全方位的政策支持。

  四、先進材料領域典型集群

  1、寧波石化產業集群

  寧波石化產業規模居全國七大石化產業基地前列,已建成以大煉油、大乙烯為龍頭,有機化工原料、合成材料、化學品制造業協同發展的產業體系,“油頭化尾”產業鏈已基本形成。擁有鎮海煉化、大榭石化、寧波萬華等一批競爭力突出的石化骨干企業,寧波石化經濟技術開發區、大榭開發區在全國化工園區中名列前茅。2018年,寧波規上石化企業完成工業總產值3539.2億元,擁有3100萬噸煉油、400萬噸烯烴、400萬噸芳烴、700萬噸PTA、120萬噸MDI的年生產能力,多種石化產品規模居國內領先地位。寧波發展石化產業集群的典型做法如下:

  做大“油頭”拉長“化尾”實現產業升級。按照煉油以規模贏市場、化工以精細求發展的理念,深化產業結構調整。做大“油頭”,啟動中石化鎮海煉化擴建項目,推進中海油大榭石化餾分油五期項目。2025年,全市原油一次加工能力將達到6000萬噸/年,為產業鏈延伸和產品升級提供豐富的基礎原料。拉長“化尾”,對接下游市場需求,大力發展高性能聚烯烴、特種工程塑料、特種橡膠、熱塑性彈性體等先進材料,重點推進聚丁烯、聚異丁烯、水性樹脂、合成橡膠等項目建設,發展電子化學品、高效水處理劑、高端膠粘劑、環保型涂料等。

  推進產學研合作提高創新能力。積極推進萬華寧波高性能材料研究院及產業化項目建設,推進聚氨酯新材料、特種異氰酸酯等系列新材料的研究開發和產業化,提升新材料產業創新能力。加強行業關鍵共性技術的攻關,提高企業自主創新能力;通過技術引進、吸收、集成再創新,涌現更多的產業核心技術。適時引進大院大所或依托大海內外人才企業組建企業研究院、創新中心、博士后工作站、院士工作室,吸引優秀海內外高層次人才。通過“國千”、“省千”、市“3315計劃”,加快高端創新團隊引進、加強企業與國內外高校開展“代培式”人才培養模式,深化高層次人才在企業、高校院所之間的雙向流動機制。

  發展循環經濟提升綠色發展水平。加強新建項目土地利用率、工藝先進性、安全風險、資源利用和經濟效益等綜合評估和事中事后監管,淘汰落后產能和不符合產業政策項目。結合大型一體化項目建設,推進補鏈、拓鏈項目建設,促進上下游企業有序銜接,實現裝置配套、管網相接、規模配匹、循環生產,實現經濟效益、資源綜合利用最大化。推進安全、環保管理提升和綠色工廠創建,加快補齊石化企業綠色生產短板。配合國家長江經濟帶化工整治工作,加快淘汰過剩產能,依法處置閑置土地,通過“騰籠換鳥”、“機器換人”扎實推進產業改造提升和協同發展。

  加快建設公共服務設施促進互聯互通。加強寧波經濟技術開發區、寧波石化經濟技術開發區、大榭開發區三大石化產業集聚融合發展,穩步推進鎮海煉化一體化項目建設和下游產業鏈延伸,推進跨區管廊工程建設,以實現三大石化產業集聚區之間公用工程、物料互供互通。進一步提高園區內基礎設施共建共享、集成優化水平,完善供水、供電、供熱、工業氣體、液體管廊等公用管網一體化設施,降低基礎設施建設和運行成本,提高運行效率。運用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地理信息系統等信息技術,建立現代石化物流倉儲中心、網上交易等公共服務平臺。完善危化品運輸、三廢排放、重點生產裝置等自動監控系統,提升安全環保管理水平。

  2、蘇州納米新材料產業集群

  蘇州納米新材料產業集群是全球最大的納米技術應用產業集聚區,擁有國家納米技術國際創新園、國家納米高新技術產業化基地等國家級稱號。集群現集聚南大光電、蘇大維格等600多家納米新材料企業,在鋰離子電池、半導體器件、LED、光伏等領域處于上游核心環節。擁有一批國際一流、國內領先的核心關鍵技術,形成了納米氧化鋁粉體、氮化鎵、碳納米管、富勒烯、導電銀漿等一批納米新材料產品。蘇州納米新材料產業集群發展的典型做法包括:

  優化發展模式,打造納米“產業生態圈”。圍繞納米功能材料及器件、第三代半導體材料、微納制造和納米健康四大重點領域,構建納米新材料“產業生態圈”,形成了政府主導、國資推動、市場運作、產業互動的發展模式,將產業發展所需要的前沿技術、創新產品、高端人才、產業資本、支撐平臺和創業載體集合起來,增強納米新材料產業發展的系統性、部門工作的協同性、國家和地方政策措施的聯動性以及納米材料上下游產業鏈的整體性,推動產業鏈、創新鏈、人才鏈、政策鏈相互貫通,融合發展。

  完善創新體系,構建一體化創新產業鏈。蘇州注重整合政產學研用資源,推動形成了“基礎研究-技術創新-成果產業化”的一體化創新產業鏈。先后設立中國科學院蘇州納米技術與納米仿生研究所、中國科學院蘭化所蘇州研究院、中國科學院電子所蘇州研究院等科研院所,引進國內外院士、國家級重點人才計劃、江蘇省雙創人才等寶貴資源,加強前沿性、基礎性戰略研究。以蘇州大學為牽頭單位組建納米科技協同創新中心,深化人才、學科、科研和產業的融合。投資建設納米科技真空互聯綜合實驗裝置平臺、蘇州納米城微納中試平臺、蘇州納米所加工平臺、測試分析平臺等公共服務平臺,探索區域創新資源資源共享共用合作協同機制。重點布局蘇州納米城產業化基地,規劃建設“研發創新+創業孵化+規模產業化”全鏈式的產業載體。

  巧用國際資源,深度參與國際經濟技術合作。集群加強與世界500強企業對接,密切跟蹤國際、國內產業龍頭發展動向,提高項目引進成功率。組織國內多家企業參加日本、韓國、美國納米大會,目前已成功對接日本富士膠片、日立化成、太陽誘電以及日產化學等國外創新資源。通過“國際產業集群-平臺-蘇州產業集群”的國際產業資源合作模式,先后成立中芬、中荷、中捷、中伊、中加等五大國際中心,積極引進國際創新資源。同時打造品牌產業大會——中國國際納米技術產業博覽會,匯集國際納米領域權威人士和前沿成果。

頻道編輯:劉海龍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相關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推薦閱讀
如何判断快三会开长龙